偏执杀人狂

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,就在跃龙对儿子跃飞道出这个秘密之后的当天,跃龙的妻子万丽娜在痛哭一场之后服毒自杀。母亲的死激起了跃飞无比的愤怒,他跑到叔叔跃虎那里抱头痛哭之后,决心等待时机报复跃龙。

我蹑手蹑脚地走到跃虎跟前,他正惬意地躺在藤椅上,享受着日光浴。我举起手枪,对准他的头,直到这时,跃虎才察觉到危险的降临,可是已经晚了。

我翻过别墅的栅栏,潜入屋子里时,把跃飞吓了一跳,他慌张地问:“你是谁?”

在精神病院里,我几乎每天都沉浸在萎靡和消沉中,我对自己彻底失去了信心。但当跃龙得意的面孔出现在镜头前时,我忽然从心底萌生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复仇。

“这个人是你,还是跃飞?”

警察有事儿没事儿就提审我,我什么都说不出来,他们就不断打我。最后有一次他们又来提我,别出心裁地把我带到城郊的跨河大桥上,做出要把我丢进河里的样子,逼我说出凶器在哪儿。他们说我必须交代,不然他们无法结案。

“完了,看来叔叔先我一步下手了。”跃飞嘴里嘟囔着,“等等,杀手先生,我知道你拿了委托人的钱,所以并不想耍计谋来逃脱厄运,但是有件事,请允许我讲出来,否则我死不瞑目。”

我仅仅犹豫了几秒钟,再次抠响扳机,因为我必须快点结束这件事儿,然后离开。这次能逃出来实属不易,我发誓一定要跑得更远些。

没错,我就是那个疯子,我的情绪偏执,很容易失控,但我的智商绝对没有问题。

那天不知道怎么搞的,我被悬在半空中的时候,忽然天上打了一个好响的雷,抓着我的警察手一松,我就真的掉进了河里。水很深,也很急,我很快就没了踪影。

我怒火中烧,我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。我的偏执情绪上来了,冷不防出手,一拳击中了那人的太阳穴,没想到竟然将他打死了。

半年前的那个晚上,我被允许在娱乐室里看电视。我有很长时间没看电视了,我意外地见到了一张久违的面孔。

“但是,如果你知道了这个秘密,你或许能从委托人那里得到更多的钱,不管你是谁,总不会嫌钱多烫手吧?”

听了这话,跃飞似乎更加发慌:“什、什么照片,你要做什么?”

得知事情的真相后,跃飞非常气愤,他立刻去质问叔叔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跃虎并不隐瞒,而是坦然承认了。末了,跃虎还对跃飞说:“现在咱们已经是一根线上的蚂蚱,你别忘了,杀死我哥哥,然后嫁祸给疯子的手段是你想出来的。”

跃飞还想继续说什么,我可不想再听下去,于是抠响了扳机。

据他陈述说,自己深夜起来小解,听到哥哥的屋子里有异样的响动,于是去敲门,却发现门没并没有锁,进去后发现哥哥倒在血泊中,一个陌生人正准备往窗外跳,他跑过去抓时,那人已经跳到外边。

想到这些,我的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。我扔掉手枪,大踏步地离开小楼,钻进停在道边的小轿车里,一踩油门,小轿车扬长而去。

跃虎因为暗恋嫂子万丽娜,表白却被拒绝,遂心生怨气四处散布谣言,以此挑拨离间。

“如果我没有耐心听呢?”

“杀手先生,我现在要告诉你的,就是我叔叔跃虎行凶的凶器是什么,你尽可以去狠狠敲他一笔。凶器是叔叔身上的假肢,他曾在一场车祸中失去整个右臂,那是个5斤重的东西,完全可以作为凶器使用。”

可是我想错了,警察一个劲儿地追问凶器在哪里,我把随身带的从管理员那里弄到的胶皮棍子交出去,他们验证后说不对,说还有凶器。我说没有了,真的没有了。警察很气愤,就对我动了粗,他们一边打我,一边还威胁我:“别以为自己疯了,就可以逃避制裁,法律或许对你没有办法,但是如果你不肯说实话,我们可以把你打死,然后在报告中写你袭警被击毙。”

我在将他塞入后备箱的时候,很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冲动。不过现在我不这么想了。这人有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,起初我还以为他是警察,但是现在我知道了,这个人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个杀手,因为他身上还持有一张看上去让我似曾相识的照片。

4.奔向自由

“你是谁,你要干什么?”面对他惊恐的询问,我没有回答,而是再次伸手从怀里掏出照片,对照看了看,我必须仔细核对一下。

跃虎拿起照片,看后小心翼翼地回答:“当然是我,跃飞是我的侄子,但是只比我小15岁,所以我们看上去很像。”

跃龙是个心胸狭隘的人,听到这些传言,果然中计。跃飞出生以后,跃龙一直对孩子不冷不热,疑虑重重,并很早就将他送往寄宿学校,根本原因全在于此。

3.叔侄被杀

跃飞点点头:“本来我想把这个秘密永远放在心里,但是没想到叔叔竟然会雇人来杀我,既然我活不成了,他也别想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我收起枪,离开屋子。跃飞临死前告诉我,跃虎就住在隔壁的小楼里。

逃出来之后,我花了好长时间寻访到跃飞和跃虎的住所,我必须去讨个说法,我虽然恨跃龙恨得要死,但我没杀他,我不应该去担负这个罪名。现在看来,我就算是达到了目的,跃飞和跃虎的死,只能算是恶有恶报。

“这么说,你是整个事件的策划者?”我禁不住问道。

“案发那天晚上,我发现疯子的身影正试图撬开102室,我知道机会来了,赶紧去叫醒叔叔,然后我们伺机下手。疯子进屋后,惊醒了我爸,并发生了厮打,见我们进屋,疯子又跳窗逃走,趁着我爸趴在窗户边看的时候,叔叔下手打死了他。”

我依然表情冷漠地回答:“我是谁,你没必要知道,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杀掉你。”说完,我掏出手枪,对准了跃飞。

这时,跃龙一直在外求学的儿子跃飞回来了,得知父亲和叔叔争执的原因后,他觉得叔叔的主意更切合实际,就主动去劝说父亲跃龙,没想到跃飞此举却惹恼了跃龙,他在盛怒之下道出一个惊人的秘密——跃飞是妻子与弟弟跃虎的私生子。

“什么,你是照片上的人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正在发蒙。

一次预谋已久的欺诈性交易,让我转眼间破产,从坐拥数亿资产的有钱人变成穷光蛋,老婆也因此离我而去。我的破产促成了别人的一夜暴富,我则因为精神失常,被送进了精神病院。这个诈骗我的人就是跃龙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面孔。

“好吧,我会听你说,但是你别想耍诡计,否则我的子弹可不是吃素的。”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眼睛死死盯住跃飞。见我坐下来,他长出一了口气,缓缓讲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。

跃虎大声呼喊,隔壁101室的跃飞也跑进来,问明缘由后跳出窗户寻找,但是没有找到凶手。接到报案后,警方迅速赶到,并控制了现场。

但是我并没有杀死跃龙,真的,并不是我心慈手软,而是我还没来得及下手,跃虎和跃飞就同时冲了进来。我对付不了三个人,只好趁着夜色从窗户跳出去。

根据验尸报告,判定跃龙是被棍状物猛击头部导致死亡。幸运的是,凶手也很快落网,果然就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,现场的脚印和指纹都核对无误,可以肯定地判定,疯子就是杀死跃龙的凶手。

“我明白了,原来你是杀手。”跃虎立马央求道,“求你不要杀我,他给你多少钱,我付双倍的价格,不,四倍,好吗?”

我被打得半死,然后关进拘留所,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。

“喂,小子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我厉声。

跃龙死后,跃飞协助跃虎投资经营,利润持续扩大。就在这时,跃飞发现了一个真相,原来自己不是跃虎的儿子,而跃龙千真万确是他的亲生父亲。

聚会原本有三天的外出活动安排,可是却被临时取消,组织者接到通知,有个疯子在打晕管理员之后,持凶器逃离精神病院,警方正在全力追踪,而聚会的地方也在警方公布的搜索范围内。

文/一路征尘

我现在还有一件大事儿要马上处理,车的后备箱里有一具尸体,尽管我以前并没有杀过人,但跃飞并不是我杀掉的第一个人。

我跑得并不远,就在附近转悠,因为我不甘心,我不想失去这个绝好的机会,可是很快警察就发现了我。被他们抓住之后,我心里想,算了,还是回精神病院度过我的余生吧。

1.万里寻仇

跃飞的话打动了我,钱的确是好东西。

跃龙不甘心寄人篱下,手艺学成后就自己开了家小作坊单干,跃虎也渐渐成了哥哥的好帮手。哥儿俩辛苦创业二十年,后来开起了连锁公司,在一次投机经营中,幸运地赢得了先机,狠赚了一笔巨款。

跃龙和跃虎是亲兄弟,跃龙十五岁那年,跃虎才五岁,他们的父母在一起车祸中双双丧命。为了生存,跃龙做了学徒工,靠微薄的收入将弟弟拉扯大。

案情似乎很简单,完全是精神病患者的意外杀人,却有一件事儿让警方头疼,他们搜遍公寓内外,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凶器。因为对疯子的审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这个案子就此搁置,一晃半年就过去了。

2.跃龙被杀

没想到大家留宿公寓的第二天晚上,跃龙就被人杀死在公寓102室内,报案者是跃虎。

接下来,为了如何使用这笔钱进行扩大经营,跃龙和跃虎各持己见,几次商讨都互不相让,最后竟然彼此翻脸,谁也不再理睬对方。

半年之后,机会终于来了,跃龙和跃虎同时受到邀请,去参加一个知名社团组织的聚会,由于跃虎的建议,跃飞也跟着去了。

“别急,杀手先生,马上就会有吸引您的话题出现。”跃飞不慌不忙,接着讲下去。

我冷冷一笑,没有回答他的问话,而是掏出一张照片,对照他仔细看了看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:“嗯,没错,不过看上去倒是照片上的模样显得苍老些。”

我偷来的车在离跃飞他们家还有10多里的地方抛锚,正巧这辆车开过来,我拦车请求搭乘,被车主拒绝了,我一再苦苦哀求,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掏出一把手枪恐吓我。

加载中…